阿富汗塔利班十日變天 美國理想主義南柯一夢

撰文:評論編輯室
出版:更新:

隨着阿富汗總統加尼(Ashraf Ghani)流亡,武裝組織塔利班進駐首都喀布爾(Kabul),阿富汗政府無疑已經倒台。《紐約時報》以「阿富汗的悲劇」、「美國在阿富汗的時代終結」來形容阿富汗即將進入新的時代,而身處於喀布爾的民眾更是被形容為正在進行「瘋狂的疏散」(a frenzied evacuation),首都的機場擁擠得水泄不通,不少民眾以及曾任職阿富汗政府的官員都爭相逃離家園。

Winbet娛樂城經歷二十年的時間,美國在阿富汗境內扶植和建立的民主體制以及其相關社會制度,在華盛頓宣佈撤出阿富汗以及塔利班武裝兵臨城下立即土崩瓦解。事件亦正正說明如果一個社會只是依靠外國政府的援助和干預,那個國家體制在他國政策改變下只會變得不堪一擊,政治制度和社會建設也可以迅速分崩離析。過去二十年美國政府以干預主義、世界警察的姿態「警惡懲奸」,今日在阿富汗卻只換來敗走的結局、超過2,400名美國士兵客死異鄉、上千億的軍費開支,對於當地人而言,更是即將由原教旨主義推行高壓政策的後果。

阿富汗局勢:塔利班取得首都喀布爾的控制權後,不少阿富汗民眾8月15日步行到喀布爾機場,希望可以乘搭飛機出國避難。(Reuters)

莫名其妙的二十年 干預主義的失敗?

美國在阿富汗的「反恐戰爭」經歷二十年的光景,如果說這個國家又打回原型也許亦實不為過。90年代蘇聯解體起,塔利班組織便成功以宗教的號召以及阿富汗人民對於解體後阿富汗政府腐敗的不滿推翻了納吉布拉政府,1996年成立政教合一的「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政權獲得阿聯酋、沙特阿拉伯及巴基斯坦三國承認。2001年的美國世貿中心雙子塔發生911襲擊後,美國遂展開了全球的反恐戰爭,矛頭除了針對911恐佈襲擊的主腦、阿爾蓋達組織領袖拉登(Osama bin Laden),亦同時包括當時據說為拉登提供資助以及藏身之所的阿富汗的塔利班政府。2001年10月7日,以美國為首的北約聯軍遂向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打響了第一炮。自此,美國便在阿富汗展開了曠日持久的消耗戰。

美國在佔領阿富汗期間亦曾經打算為阿富汗建立現代的民主體制,結果明顯地事與願違。2004年在美國協調下,阿富汗通過了新的憲法,並且舉行了首次的總統大選;而阿富汗的民選議會亦在2005年產生。然而,由於政治體制的設計以美國式理想價值為藍圖,與阿富汗的歷史以及政治、族群、教派現實脫軌,這個外置的政治制度只是在一個多民族、幅員廣闊、各自為政、充滿矛盾的國家建立了一個中央集權、單一制的國家體制。其直接結果亦自然是各地的軍閥部隊仍然各自為政,阿富汗政府只是成為了美國政治、軍事、外交上一個扶不起的「阿斗」。最終,美國政府亦只可以如越戰時西貢(現稱胡志明市)陷落前夕一樣「果斷」決定放棄阿富汗政權。

隨着塔利班勢如破竹,阿富汗大批民眾逃到首都喀布爾暫避。(REUTERS/Stringer)

「你的失敗實驗,我的失敗國家」

今年4月,美國總統拜登向國民發表講話時表示,「是時侯完結美國最持久的戰爭......我們因為2001年的911年恐怖襲擊而來到阿富汗,然而2021年不能解釋我們為何仍然身在當地」;他同時亦說,「部份參與戰爭的士兵甚至在2001年我們國家受到襲擊時還未出世......阿富汗戰爭從來沒有預期會跨幾個世代。」無可否認,美國在阿富汗的戰爭付出了沉重的代價。二十年來,反恐戰爭和軍事干預成為了美國政治外交的代命詞。最終,花費過百億美元的軍費開支、超過二千美國軍事人員的人命傷亡,美國終於接受到在阿富汗建國實驗的失敗。

當美國在阿富汗的建國實驗證實失敗,然而阿富汗人民亦為此付上沉重代價。根據統計,自2001年阿富汗戰爭開始,超過24萬人員在阿富汗以及其周邊地區死亡,其中超過7萬人為平民。今日國家亦再度跌入分裂和塔利班的統治,民眾預期塔利班組織將大規模清算曾經與美國或阿富汗政府合作的人員,婦女亦將再次面對不人道的對待。面對今日阿富汗的殘局,除了說明了美國在阿富汗戰爭中的失敗和錯判,是否亦向世界說明了美國干預主義是時候邁向終局?干預主義的美國外交政策似乎未有為某些地區帶來和平和穩定,反而只有曠日持久的生靈塗炭。

發表評論...
百家樂 線上百家樂 百家樂娛樂城 贏家娛樂城 鉅城娛樂城 九牛娛樂城 鑫寶娛樂城 財神娛樂城 winbet娛樂城 贏家娛樂城 gameone娛樂城 gameone娛樂城